来自 思念的儿童故事 2020-05-22 14:08 的文章

听!那些感人的战疫故事

  在这场没有硝烟的战斗中,晋江市卫健系统全体人员日夜坚守、携手抗疫,涌现出了许许多多的先进典型,留下了许许多多的感人事迹。来自晋江市卫健系统各单位的“战士”们,分别讲述了不同岗位展现出的暖心动人、彰显情怀的抗疫故事。今天,让我们一起来聆听!

  2月18日,培训刚结束第二天就接到任务,心里充满了第一次出征的紧张,又充满了光荣完成任务的期待,就是带着这种紧张和期待,我和助手一遍遍地核对物资、一遍遍地在心里演示操作过程。当到达第一个观察点时,太阳已经下山,工作人员也用过晚餐,虽然只有6个对象,但我们还是用了近一个半小时的时间才完成。整理完就马上投入到第二个观察点的采样,有了第一个点的经历,我们的效率明显提高了不少,好心的工作人员在旁边还帮忙拍了几张照片,让时间仿佛有了瞬间的定格。回来路上汗流浃背、饥寒交迫自不必说,途中有院领导打来关心的电话,还有泉州卫健委关于操作细节和物资损耗的电话,最令人感动的是,回到科室时,餐桌上竟有同事为我留了一份盒饭,在那段方圆三里找不到地方吃饭的岁月里,那份盒饭成了我人生中的美好回忆!

  每次采样完我都没有回家,而是等第二天确认结果阴性才回家。随着复工复产,观察点的对象越来越多,我们的操作也越来越熟练,出汗、脱水一度成为采样的主题词,我的饭量也越来越大,但体重反而迅速下降,参加采样1个多月,体重就下降了8斤。随着天气慢慢变热,我担心的事情还是发生了。3月27日那天,天气有点闷热,从早上8点到中午12点多,我和助手辗转三个点,先后给87个对象采样,还没结束的时候,就感觉一阵阵头晕,仿佛被一个火炉包围着,脸烫烫地难受,贴身衣服已经是湿了又干,干了又湿。“会不会是中暑了?”脑海里迅速闪过中暑的病因和临床表现,发现竟惊人地吻合,脱完防护服测了体温37.4℃,如实报告后,院领导和防控办用绿色通道卡让我做了检查,检查没有异常后,体温当天就恢复正常,但还是给我放了3天假,于是我又满血复活了!也是那一次,让我对坚守岗位、日夜值守在抗疫一线的医务人员更加敬佩!

  从最初的一天采样10人,到最多的一天采样292人,我和采样队员们一样,都从责任的起点开始,破茧成蝶,完成了蜕变,我先后为将近1000个对象采样,他们有的来自湖北,有的来自菲律宾,有耄耋之年的老人,也有嗷嗷待哺的婴儿在采样中,我们总是牢牢记住庄院长的嘱托:不被击毙,不当俘虏!至今,采样队员无一人发生感染,一路汗水,一路收获!

  抗疫无小事,在核酸采样那段经历中,每一次都是那么刻骨铭心,既有探索的艰辛、挫折的痛苦,更有成功的喜悦、成长的收获。我也深信,天下没有白费的努力,功成不必在我,功成必定有我!

  2020年1月23日,安医人开启了抗疫篇章。历经5个日日夜夜,隔离病区的筹备、医护宿舍区的整理、治疗室的一针一管,无不展示着安医护理9S的风采:整洁的办公室、防护物资筹备、隔离病区的三区两通道、单人间病房,隔离病区从无到有,离不开安医上上下下所有人的努力。

  为抗疫做准备:新冠肺炎相关知识全员培训,防护服穿脱培训,反复培训是为了在战场上保护好自己,救治更多的病患。

  2020年2月2日,陈良渠医师和我主动请缨参加泉州定点医院救治工作。“请放心,我们一定会平安归来的!”。3月20日,我们顺利完成抗疫支援工作。

  清晨,开启了隔离病区一天的工作:厚厚的防护服是我们战胜病毒的铠甲,在镜前反复确认,我准备好了!

  当护理精神疾病患者时,患者对我说:护士姐姐,你也一起吃药。我慢慢地把药拿给他,并看着他服药。“我已经吃过了,你乖乖吃药。”

  厚厚的防护服,频繁地对讲机沟通,声音里透着沙哑,护目镜内满满是雾气和水滴,但这不影响对工作的认真和执着。

  林主任的RT之旅,9小时不吃不喝,戴上这套,每一次呼吸都费力,但是您对工作的认真执着令人感动,结束RT,您一边吃饭,一边仍不忘回复工作上的电话。

  在寒冷的冬日,工作结束后却是汗水已湿透衣裳,头晕、恶心、想吐,这就是工作结束后的感受。我们已经很累,我们依然微笑着,从未喊过累。

  2月14日,我们过了个永生难忘的情人节,李主任、林主任送情人节礼物,虽不能和爱人一起过,但这是我们过的最有意义的情人节。

  3月8日,女神节,李主任的礼物让大家感动满满,我们不是亲人却胜似亲人,一个温暖有爱充满正能量的隔离病区。

  3月15日,安医隔离病区圆满完成抗疫工作,这群可爱的白衣天使做好了最后的病区消杀工作。

  3月23日,因输入性病例增多,我们在东石中心卫生院开启了我们的抗疫第二战。

  4月22日,停了3个月的呼吸内科,在这群可爱的小伙伴的努力下恢复了正常。

  曾经以为战争是炮火连天,硝烟滚滚。2020年伊始,新冠肺炎疫情这场没有硝烟的战争,就在我们猝不及防之下降临了。作为这次疫情防控的主力军,1月21日,我们就接到了上级通知,立即取消春节假期,全员返岗。本以为会顷刻间怨声四起,谁知全局上下所有同事二话不说,第一时间到岗到位,24小时随时待命,高效运转。

  1月24日,除夕。空静寂寥的大街全然只剩下我们和零星群众的身影,那天的年夜饭,许多同事都是忙碌到晚上七八点,匆匆赶回家吃一点又赶回局里加班。

  1月25日,正月初一。从市120转运第一个疑似病例开始,既是党员又是市120急救中心负责人的黄保驾就一直坚守岗位,24小时在线、相关医院研究制定密切接触者及发热患者转运方案,并根据疫情防控实际,不断优化转运流程,确保规范转运、万无一失。截至目前,晋江市120急救中心已经安全有序地转运疫情相关患者3500余人次。

  2月4日,立春。战“疫”已经处于白热化阶段。作为基层卫健人员,我们深知信息准确是疫情排查工作开展的基础。一起确诊病例的背后,我们要做很多工作,人员摸排、统计上报、医疗救治、查找密切接触者、隔离观察、现场消杀等,这些都需要我们来沟通协调。负责人员摸排、数据统计的疾妇科全体工作人员,每天加班到凌晨,那段时间疾妇科科长苏远连每天要接听近200个电话,连续十多天加班到凌晨三四点,喉咙发炎,都快说不出话了,口袋里揣着一瓶西瓜霜喷剂,过一会儿就要拿出来喷一喷。

  夜深露重,卫健局的办公楼里仍然灯火通明,陈丹儿、陈秋凤、徐晶花等几位女将在这场没有硝烟的战争中,担负起统计全市疫情动态信息、排查湖北返晋人员情况等重任,除了大年三十回家吃的那顿年夜饭,她们都没回家吃过晚饭,有的甚至已经连续十多天没回家看过年幼的孩子。

  2月10日,战“疫”的第二个14天初始。傍晚6点,局里的“后勤部长”蔡良友刚结束工作会议,立即回到办公室,召集大家开碰头会,了解各项后勤保障工作进展以及需要协调解决的问题。紧接着,他快速处理了手头上需要流转的几份公文,放在办公桌上的盒饭已经凉了,他顾不上吃,又赶忙把几项重要工作布置下去。后勤保障工作事无巨细,大到召开各级会议、腾出办公室给防控指挥部,小到办公楼如何消杀、指挥部人员工作餐怎么安排,他都要统筹考虑。同事从他和家人通话中才偶然得知,他的母亲几天前刚刚做了心脏搭桥手术。对于母亲,他心怀愧疚,可还是将母亲托付给姐姐和大嫂,自己扑在了防疫一线日,晋江清零,城市初醒。

  真是个大快人心的好消息,企业渐渐开始复工,学校陆续开始复学,而我们的工作依然还在继续。为了落实落细疫情防控工作,有力推进企业复产复工,晋江市卫健局制定了“千医连万企”活动,组建以基层医疗卫生单位为主的千人医务团队,专业化指导企业精准施策,确保每家复工复产企业至少有1名医务人员挂钩联系。纪刚宏局长、许辉荣副局长等几位局领导每天带队奔走在企业复工复产一线,开展防控工作指导,为复工复产按下“快进键”;随着疫情在全球加速蔓延,防止境外输入成为疫情防控的重中之重,陈鹭旭副局长带着大家紧急增设新的健康观察点,全力做好入境人员服务保障工作。

  古有霍去病“匈奴未灭,何以为家”,今有全体卫健人,舍小家顾大家。面对疫情,大家昼夜坚守在疫情防控一线。我们这群可爱又可敬的人儿啊,总是用行动代替言语:身为卫健人,我们守疫线;我们都是党员,群众都应在我们身后“!疫情不退,我们不退”是我们的誓言、我们的坚守,是我们必胜的决心!

  在安排随访人员时,我对嘉人们说:现在医学随访对象中有这么一个特殊群体,他们与确诊患者正面接触过,但没送去集中医学观察的,共32人。大家谁去呢?大家沉默了,这时候许淑宝,我们的阿宝姨,站出来说,我去,我自己孤家寡人一个,“我去,你们大家都有家庭,有老有小的,我去。”从4日开始到17日,共14天的时间里,我们的阿宝姨跟随访对象打成一片,每天互通信息,随访对象有什么问题或者困难都会跟我们阿宝姨说。在我们这“一嘉”里,阿宝姨扮演着妈妈的角色,她每天上班第一句话就是问:“吃饭了?没吃的要赶紧去吃饭,不要以为自己还年轻就不爱惜自己。”下班时间第一句话就是,“回去当心点,路上注意安全,晚上泡泡脚,早点休息,别玩手机了。”

  这样的对话,在嘉人的日常工作中经常会出现。为什么会出现这样的情况呢?是因为,我们入户开始随访时,大多观察对象都还在休息。为了测量准确,需等对象下床后再测,有时候会碰到不配合的对象,就需要在观察对象家门口与其家属沟通后方可测量。在接下去的随访工作中,经常遇到热心的群众帮忙带路、找人,从而减轻了我们的工作量。

  疫情开始时,检验组承担了晋江市新冠肺炎核酸检测任务,每天早上与鸡争鸣,不断往返于隔离病房与实验室之间,不断地进出病房和实验室。一天下来,除了吃饭睡觉,几乎都奔波在检验的路上。从患者的嘴巴里取样本,特别是在新冠肺炎疫情不明的前期,引导病人发出“啊”的声音采样,有时候还会引起患者的咳嗽,对采样人员的技术和心理都是一次巨大的考验。

  对标本进行核酸检测,几乎是与病毒“零距离”接触。疫情刚开始时,防护装备每天消耗量很大,全国应急物资供应又很紧张。为了节约防护服,有时候1套防护服要穿四五个小时,为了避免中途上厕所,他们上班前不敢喝水,四五个小时下来嘴巴都干了。那时候半夜十一二点都会接到检验任务。采样2小时,检验4小时,当他们完成检测走出实验室时,天已经亮了。

  尾声:我们是疾控人,一群在幕后默默工作的人。不管疫情何时落幕,但我们时刻准备着,有信心打赢这场防疫战。

  “医院防控”太难了。可以说医院是最易发生交叉感染的地方,来往的大部分是患者,或者是抵抗力较弱的老年人及儿童;而冬春交际又是感冒发热最为常见的季节;春节期间人员物资的极度缺乏,种种复杂的情况,可想而知防控的巨大压力。那段时间印象最深的是王毅主任的常常“炸毛”,防护不到位,王毅主任就“炸毛”;物资不够,王毅主任也“炸毛”;医护人员长时间不休息,王主任依旧在“炸毛”。除了“炸毛”的王主任,院里还有一群“葛朗台”,后勤人员对一个口罩、一顶帽子、一件隔离衣都登记造册,连借都要写欠条;医生护士们但凡上班都尽量少喝水,不给浪费防护用具提供任何可能。厚重的防护用具,让我们看不清彼此面容,却知道我们共同肩负的职责;汗水湿透衣襟,让我们身心俱疲,却知道我们共同坚定的信念;24小时的不合眼,让我们极度困倦,却知道我们共同守望的明天。

  “每天几千个随访”太难了。公卫组的日历本上永远是密密麻麻的排班,桌上永远是厚厚的一沓又一沓的档案;桌上的电话机永远在一次次地拿起放下,梅岭的街道上永远有他们奔波的身影。在兼顾每日几千个随访的同时,他们还承担配合密切接触者的转运工作,上午八点到晚上八点,转运的路上你可能看到的是太阳,是月亮,也可能是凌晨的启明星。

  一样困难重重的还有我们的健康管理中心,从最初的锦江酒店到维也纳酒店,再到现在的锦江之星酒店,从最初管理对象从湖北武汉等重点疫区返晋人员到国外返晋人员,“695+180+235”,这1110人就是健康管理中心的军功章,他们安抚了1110颗不安的心,他们避免了1110个可能发生的感染风险,他们也驻守了近2000个小时。

  2020年除了难还有我们不可否认的爱和感动。“一开始来的时候,不安、担心、沮丧,一大堆情绪夹杂一起,但你们如沐春风的关心让我渐渐安心,让我不再害怕。”这段话摘自医学观察点留观人员的感谢信,还有我们的小天使送的情人节礼物,以及来自健康管理中心的人员点赞和锦旗。我们深深知道,这是担当幻化成的爱,我们深深知道,这是责任升华的感动,我们深深知道,胜利终将属于我们。

  中共晋江市委宣传部 晋江经济报社地址:福建晋江梅岭长兴路619号报业大厦17楼合作

  本网法律顾问:福建天衡联合(泉州)律师事务所泉州分所 律师:汪卫东、苏凯屏(未经晋江新闻网授权,擅自引用本网信息,将面对法律行动)

声明:本文图片、文章来源于网络,不代表主页之意见及观点,如有侵权,请与我联系删除。转载请注明出处: /siniandeertonggushi/1803.html

标签云